2006年12月24日 星期日

當兵時獲得嘉獎一次

這是陳年往事了,公文都已經泛黃..
那時任政戰官,在海軍正好碰上甲訓之類的集訓,和大家忙了一二個月,當時的艦長給所有官員論功行賞,雖然我們這些義務役軍官得到嘉獎的精神鼓勵大於實質效用,大部份職業軍人都會認為把這些點數給我們實在是浪費了,但是我還是很感謝他,讓我有個一生難忘的經驗!

還記得剛入伍時,是先到學校受訓,那時和馬爺,還是同班同學, 大學同學二年後又在受訓時成為同學,那種感覺還真有趣,可惜後來馬爺驗退,沒能一起結訓.而我分發到海軍的艦艇上服務,時間不長,一年半左右,卻給我許多影響. 當時職務之便,我可以留下一些照片,海軍的軍服其實很講究,照片中那張是在艦艇上拍的,身上那套衣服叫做白丙式.通常白色的制服都是在慶典時才上場,那時是敦睦支隊的巡迴展,開放所有民眾參觀.為了有個展覽文物的地方,特別整理一個文宣館,而我那時支援文宣館門口的電子看板. 仔細看腰間還有一支BB Call, 當時任務的關係,必須隨時待召集,而現在應該是人手一支手機了吧!腳開得有點大哦!實在是在艦艇上待習慣了,為了適應船隻在海上搖晃,不知不覺就會站成這樣.

每到一個碼頭,都會有郵局的攤位上來,一方面提供民眾集郵,或寄信的服務;我們也都會去參一腳,這也是一種寫日記的方法,郵戳除了有日期,也有地點,還有可愛的圖形,首日封還是免費提供的.只要付幾塊錢的郵票,就可以有一個回憶了.

這是我當兵時最快樂的一段時間,可也為後來的一年時光,帶來了許多困擾!海軍的軍官,特別是艦艇上的,也必須值更,不像陸軍,他們的軍官只要巡查;而值更就是問題的來源!和我們一起排更的有同是義務役的醫官,常備役的補給長,和一些士官長或上士.我的猜想,因為我去支援一個多月,這段時間,他們因為少了一個人,因此必須多值一些更,所以心裡很不是滋味!而那補給長和我當時的(第二任)主管私下交情很好,常常在一起,也許和他說了一些什麼,當我支援回來後,主管對我的態度完全不一樣.而我的個性也強硬了一些,反正我也無所求,該做什麼就做什麼,只是他每次都不放我長假,即使副艦長排我假,他也用些情緒性的理由來拒絕簽字! 不過他也很奸,我們都主管同樣的業務,知道什麼叫做不當管教,所以當三個月到期,他還是不得不放我一次長假!
這樣的長官,難怪又接連的出狀況,單位上的士官自裁,難道他不用負些責任嗎?反而要當時才到職不到三個月的副艦長接受處罰?
還好在我退伍之前二三個月,他調職了,而新的(第三任)主管人很不錯,而且我的學弟也到職了,所以大部份的業務幾乎都交出去了.新主管常說,要找工作面試,就請假去,不要客氣!我很感謝他,雖然我還是很節制,只請了一次假去面試,就是現在我任職的這家公司.可是因為他的態度,讓我對人的信任和信心又回到光明的一面.

就是這麼奇怪,人生中短短的一年十個月,卻總是讓人一直回味,也許當時壓抑太久,幾年後的一個晚上,突然心中又想起這些事情,於是給我當時的第一任主管打了個電話,向他報告這些事情的來龍去脈,這時他都已位列高官;他向我說,該早點讓他知道,也許他能做些什麼!
其實我只是心中需要一個出口,一條人命,不該如此處理的,我又能和誰談呢?他們之間再怎麼樣,也是同事,總有情面的吧!我也不能寄望太多!我只是想找個可以談的人談談,也許起些什麼作用,那就不能強求.
張貼留言